<form id="551tv"><nobr id="551tv"><th id="551tv"></th></nobr></form>

      <address id="551tv"><form id="551tv"><nobr id="551tv"></nobr></form></address>

                <form id="551tv"><nobr id="551tv"><nobr id="551tv"></nobr></nobr></form>

                  奇億平臺登錄:檸檬微趣再闖IPO 收入依靠單款游戲獨挑大梁

                  幣安官網新聞 10-19 閱讀:149 評論:0
                  奇億平臺登錄:

                  《投資者網》吳微

                  9月25日,北京檸檬微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檸檬微趣”)回復了深交所的反饋意見,更新了招股書。

                  2014年,檸檬微趣憑借一款消除類手游一炮而紅,2016年登陸新三板,并于2017年嘗試申報創業板上市。但在2018年更新招股書后不久,檸檬微趣選擇主動撤銷申報材料,退出了IPO的申請。

                  其實,A股通過IPO順利發行上市的游戲企業并不多,自2017年1月廈門吉比特網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比特”,603444.ZH)成功在主板上市后,A股已連續多年無網絡游戲相關公司順利完成首發上市。收入重度依賴一款運營超過6年的游戲,檸檬微趣能否完成首發,對公司、監管層和市場,都是一種考驗。

                  在手游市場競爭愈來愈強,游戲開發、宣發投入水漲船高的情況下,檸檬微趣仍未調整募資計劃,增加新游開發投入,這勢必會減小檸檬微趣新游戲開發成功并取得市場青睞的概率。

                  吃老本的檸檬微趣

                  檸檬微趣成立于2008年,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齊偉。成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檸檬微趣都被埋沒在諸多游戲公司之中,默默無聞。2014年,檸檬微趣發行了一款爆款游戲而讓公司一炮走紅。這款6年以來一直為檸檬微趣獨挑收入的大梁的消除類游戲,最初面市時名為“糖果萌萌消”,后更名“賓果消消樂”,現在名為“賓果消消消”。2014年-2017年間,《賓果消消消》的注冊用戶數與月活躍用戶數持續走高,成了一段時間內老少皆宜的爆款游戲。

                  憑借著《賓果消消消》的火爆,檸檬微趣實現了飛躍:其營業總收入由2014年的0.11億元增長到2017年末最高的3.88億元。

                  收入爆發式增長,也讓檸檬微趣獲得了紅杉等資本的青睞,2016年在新三板掛牌后,檸檬微趣完成了多筆增資,紅杉資本旗下的北京紅杉盛德股權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紅杉盛德”)參與了認購。截至招股書簽署日,紅杉盛德是檸檬微趣的第四大股東,持有檸檬微趣發行前8%的股份。

                  開發出《賓果消消消》后,檸檬微趣就顯得有點江郎才盡了,雖然其后又開發、代理了諸如《飛屋消消消》《夢幻蛋糕店》以及《冰雪奇緣:冰紛樂》等多款游戲,但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收入的95.17%仍來自已步入衰退期的《賓果消消消》。

                  奇億平臺登錄:檸檬微趣再闖IPO 收入依靠單款游戲獨挑大梁

                  圖片來源:招股書

                  市場上一般把一款游戲分為導入期、爆發期、平穩期與衰退期這四個階段。從檸檬微趣披露的月活躍用戶數與月度付費賬戶數的情況來看,《賓果消消消》明顯已進入了玩家逐漸流失的衰退期了。到2020年2月,《賓果消消消》的月活躍用戶數已不足1000萬人,月度付費賬戶數也未超過20萬個。

                  隨著《賓果消消消》進入衰退期,市場推廣對游戲用戶數提升的效果也越來越弱,檸檬微趣花在市場推廣上的費用也大幅減少,由2017年的1.52億元下降到2019年的9996.09萬元,下降幅度接近35%。

                  與此同時,檸檬微趣的營業總收入也開始下滑。2019年檸檬微趣實現營收3.48億元,較2017年最高的3.88億元下降了10.31%。值得注意的是,在檸檬微趣的收入構成中,直接由玩家充值取得的游戲分成收入下降的幅度更大;其游戲分成收入由2017年的3.49億元下降到2019年的2.32億元,下降幅度高達33.52%。以此來看,《賓果消消消》這個老本,檸檬微趣已啃不了多久了。

                  增加廣告收入是檸檬微趣減緩收入下滑、保障公司利潤的重要手段。2020年上半年,通過《賓果消消消》分發廣告,為檸檬微趣提供了3368.19萬元的收入,在當期營收中的占比高達30%。近日《賓果消消消》因涉及用戶隱私問題而被監管層要求整改,或會影響其廣告收入。

                  業內人士表示,正常的游戲并無收集用戶信息的需求。針對《賓果消消消》涉及隱私問題是否與其廣告業務有關,《投資者網》向檸檬微趣進行求證,不過對方未予回復。

                  并無亮點的募資計劃

                  2018年撤銷申報材料,2020年7月初在創業板注冊制改革重新受理申報材料后第一時間提交IPO材料,從最新版招股書來看,檸檬微趣第二次申報IPO的材料準備顯得有點不充分。

                  比如在2020年9月25日更新的招股書中披露的第六節“發行人股本情況”中的第五小節“申報前一年發行人新增股東情況”中,檸檬微趣披露了2016年、2017年公司的增資與股權轉讓情況。而2018年主動退出IPO申請后,檸檬微趣最新提交招股書的時間是2020年7月,與招股書中披露的“申報前一年發行人新增股東情況”這一節存在差異。在檸檬微趣最新版招股書中,大量內容與2017年、2018年提交的招股書基本相同。

                  除了部分招股書表述內容相同外,檸檬微趣兩次申報IPO的募投項目也完全一樣。在兩次申報IPO的材料中,檸檬微趣擬募集11.50億元用于項目建設。其中的1.65億元用于移動游戲升級開發與運營項目,6.26億元用于6個新游戲的開發與運營,其他資金則用于運營中心建設項目以及通用工具的開發,此外檸檬微趣還擬募集6819.01萬元的其他與主營業務相關的營運資金。與2017年首次申報時的募資項目相比,2020年申報IPO檸檬微趣僅更新了募集項目的發改委備案信息,募資項目與環評批復編號在兩次披露的信息中完全相同。

                  時隔三年,檸檬微趣擬募資開發消除、休閑對戰以及模擬經營類游戲,但目前市場上已充斥了大量同類型的游戲,無強IP支撐的新游戲勢必會淹沒在漫漫多的同類游戲之中。以消消樂類型游戲為例,目前樂元素旗下的《開心消消樂》在月活與流水上均超過了檸檬微趣的《賓果消消消》,此外還有騰訊旗下的《天天愛消除》以及深圳創夢天地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夢幻家園》與其競爭,目前市場上已充斥著幾百款的消消樂游戲。在這樣的強競爭格局下,檸檬微趣開發的消消樂游戲能否獲得市場的認可,需要打個問號。

                  其實,除了《賓果消消消》外,檸檬微趣還開發了如《夢幻蛋糕店》這類模擬經營游戲、《百變時尚秀》這類換裝游戲以及《飛屋消消消》這類消除游戲。但除了《賓果消消消》外,檸檬微趣開發的其他游戲均未能給公司提供可觀的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在檸檬微趣的募集計劃中,公司保留了6819.01萬元的其他與主營業務相關營運資金的募集,一定程度上也就是擬募集6819.01萬元的資金補充流動資金。與2017年首次提交招股書相比,2020年檸檬微趣的資產結構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截至2020年上半年,檸檬微趣的貨幣資金高達4.28億元,較2017年的2.15億元增長了近一倍;同時,公司的資產負債率也大幅下滑,由2017年的11.43%下降到2020年上半年的3.20%。資產負債率不足5%,貨幣資金充足、現金流良好的情況下,6819.01萬元的資金是否仍需要募集,就需要商榷了。

                  水漲船高的競爭成本

                  募資項目未發生變化,但游戲市場與2017年相比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企查查搜索“游戲”,顯示與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有關的公司就超過13萬家。隨著手游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越來越多的游戲公司開始重視手機游戲,手游市場的競爭也日益激烈,因此使得現在手游的開發與宣發成本水漲船高。

                  同樣開始布局手游的深圳冰川網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冰川網絡”,300533.SZ)其銷售費用自2017年-2019年三年間增長了近8成,杭州電魂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魂網絡”,603258.SZ)其銷售費用在同周期內也增長了65.30%,游戲界的白馬股吉比特其銷售費用也增長了40.16%。

                  體現游戲開發成本的研發費用也有類似的趨勢,為了將旗下的端游進行手游化,冰川網絡、電魂網絡投入的研發費用在2016年后均大幅上漲,由此前的零元增長到1億元以上,并有上漲的趨勢;吉比特的研發費用也由2016年的零元增長到2019年的3.32億元。冰川網絡、電魂網絡以及吉比特快速增長的研發費用僅僅用于將公司已有端游進行手游化,其開發周期遠低于重新開發一款新的游戲。

                  這樣看來,一款爆款游戲后再無建樹的檸檬微趣,從研發、宣發到運營能力,能否讓新研發的游戲在漫漫多的同類游戲中生存下來,將是對他們的巨大挑戰。在手游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的情況下,檸檬微趣想通過資本市場加持來完成自身蛻變能否如愿?

                  奇億平臺登錄報道
                  幣安版權聲明

                  幣安注冊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幣安交易所立場。
                  幣安注冊系作者授權奇億代理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評論

                  文章排行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 安徽时时彩预测软件 内蒙古快3号码统计 多乐彩历史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彩1106027 海立方真人百家乐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宝典 快乐8彩票 dg视讯是什么百度知道 三肖中特期期准香港马会一肖中特 加拿大快乐8官网 网赚靠谱吗手机赚钱 江苏快3app 玩吉利分分彩总是输 北京赛车pk10包赢是真的吗 英雄联盟有什么英雄 福彩快乐12玩法介绍